区块链中文网
穿过认知迷雾,DApp如何将区块链的梦想照进现实?
5496
发表时间:2018-12-05 11:29

  一年前的冬天,正是比特币价格节节高涨之时,价格屡屡创下历史新高,一股前所未有的区块链热潮也随之席卷全球。如今,尽管加密货币市场盛况不再,资本对区块链的追逐也不复以往,但它的技术本色也却开始为更多人所关注。在潮水退去之时,人们更加在意区块链究竟能如何服务于大众、落地于更多领域——,而这其中的关键之一,就是DApp(去中心化应用或分布式应用,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

t01498a09034d7ce18f.jpg

  “真的需要区块链来改造吗?”

  DApp通常指建立在区块链网络自身节点上、不依赖于任何中心化服务器的应用程序,它们通过对等节点网络上分发关键组件,并多半辅以配套的Token机制。无疑,传统Web应用程序“前端——API——数据库”的形式,前端拥有数以百万计的用户,后端仍是中心机构绝对控制,容易被黑客攻击主机的弊端一直存在;区别于此,DApp所采用的“前端——智能合约——区块链”模式能有效避免恶意攻击带来的单点故障,后台运行在对等的分布式网络上,网络中的所有节点均有权利参与信息的修改,且不存在一个节点可以完全控制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

  App的崛起和爆发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全面到来,自然也有不少人寄望于DApp能够带来更颠覆性的改变,然而目前尚无多少真正能大规模实际应用的DApp出现,这是为何?

  “其实不少人在做DApp之前,可能对于它到底要做些什么,或者说做出什么样,是没有一个明确的判断和共识的。”Spacebook创始人朱达欣指出,业务逻辑是DApp从概念走向实践的过程中的立身之本。

  在了解应用开发者们的需求时,他注意到,部分开发者存在着某种趋向性:想尽快对标一个成功的应用,将其当中的部分或者全部业务上链。这可能是走进了“为区块链而区块链”的误区——比起创新与否、是App还是DApp的形式,更重要的是应用是否解决了实际问题。传统Web应用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其业务逻辑是成立的,应用范畴也十分清晰,但这一落地场景未必适合再用区块链的手段加以改造或是重塑。

  在他看来,一个区块链项目的技术问题其实最多只该占用开发者三分之一的精力,更多要考虑项目的治理逻辑、共识机制等,而不是简单粗暴地把各大领域的主流App做出一个区块链版本。

  “一定要完全去中心化吗?”

  而在区块链实践中,DApp的去中心化程度同样是开发者们亟需考虑的问题。去中心化、效率和安全的“不可能三角”渐渐显现,分布式应用的底层也根据去中心化程度的不同而逐渐分化出私有链、联盟链和公有链三种形态。

  对于一些区块链的“原教旨主义者”来说,运用了区块链技术的App和DApp无法划上等号,他们希望后者能实现完全去中心化、业务全数上链、全部开源的理想状态,但在朱达欣看来,完全去中心化的必要性“见仁见智”。

  以汽车巨头们集体入局区块链为例,汽车区块链网络可以记录用户的驾驶行为,共享车况、区域路况的数据,还能进一步应用到供应链、物联网和自动驾驶等更多领域;同时汽车厂商也可以推出相关的的token计量和增值服务,由此实现用户个人行为数据的商业化,以及延长企业对用户的服务生命周期。

  朱达欣认为,这些数据实际上不在一条全公开的链上,可能只是在厂商自行搭建维护的一条私链上,但应用能够以部分去中心化的方式去满足这些行为记录、虚拟资产确权等需求即可,而不是拘泥于DApp的去中心化成色是否“纯粹”,更重要的是从解决痛点出发:

  现在的区块链网络能否承载全部的业务上链?达到全部开源?这个应用场景是否一定要完全去中心化才能解决?为何这些DApp“跑得最快”?

  那么,DApp在哪个应用场景里更具发展潜力呢?在以往的讨论中,金融、供应链、游戏博彩等被认为是较为适合区块链率先落地实践的领域,朱达欣也解释了当中的一些缘由:“在供应链金融领域,每一层供应链都带来效率降低和成本增加;区块链实际上是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的,但企业同时也要面对信息化改造的前期成本和技术问题;更难以克服的反而是既有的体系的不配合。”

  而游戏和博彩现在之所以能够先行一步,他认为,一方面是因为它业务逻辑比较简单,现有的公链足以承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些应用实际上无需解决太复杂、太现实的问题,因此这种领域也更容易采用区块链加以改造:

  “一旦尝试解决现实中的问题,你就会发现线下权益在链上如何确权是个很实际的障碍——分布式系统无法很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说中心化系统也无法很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虚拟资产至少可以有技术手段来完成确权,比如游戏道具,它是个显性标的物,也存在价值,这种虚拟资产的确权、流转和交易确实更适合用区块链解决。”

  而在过去一年中,以太猫、Fomo3D等DApp曾经备受追捧,让人一度认为区块链应用终于“梦想照进现实”,然而这些“爆款”也不止一次地造成了以太坊网络的拥堵,随后往往出于安全性低、可扩展性差、处理数据能力低效、用户流失等原因而逐渐黯淡。朱达欣表示,实际上以太坊网络若能采取类似于流量奖励这样的机制,同样也能扩充系统容量,应用拥堵更多是因为原有节点起初仅为记账而设计,一旦遇上比记账更复杂的业务逻辑,网络自然很难处理这种大流量数据并发的情况。

  因此,一个足够冗余、可用的基础设施网络对应用开发者们显得格外重要,DApp的落地和普及才能真正可行。正是发现这一行业技术刚需,有着多年互联网创业经历,并在腾讯、快播等技术公司有过大型商业化P2P网络建设经验的朱达欣,选择在2018年5月份启动Spacebook 项目——一项大规模分布式的基础设施网络,通过分布式组织方式,让节点和用户参与网络资源(算力、带宽和存储等计算资源)的贡献,并基于区块链的激励体系对贡献用户进行奖励。另一方面,Spacebook 通过调度算力、带宽和存储资源给Dapp开发者,然后提供自动化部署的脚本和其他中间件方便Dapp开发者更灵活方便地部署Dapp。Spacebook不是一条公链。它是比公链更底层的,自带基础设施的存储和传输层。对朱达欣和Spacebook而言,所做的努力不仅仅是搭建一个更友好的开发环境、提供更集中的计算资源,他们希望自己为DApp所铺设的这条“高速公路”更具灵活性和自主性。

  以直播类应用为例,通常主播将视频流上传到服务器,由服务器去做分发。而开发者可以选择用Spacebook网络承担直播流或是视频文件的分发,当中的权益流转仍可基于其原有的token,并不强制使用Spacebook的激励机制。

  总体而言,DApp可以把交易放在现有公链上,然后把需要复杂运算的业务逻辑放在Spacebook上面,这一应用场景整体是深度耦合还是浅度耦合也都由开发者来决定。治理交给所有参与者,而不是自己成为一个中心化的商业组织,这也正是Spacebook的愿景。在客户端上线之后,其主网也将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发布,届时各个节点都可自主加入网络,以及基础交易功能;同时提供标准的云计算资源接口和部分开源中间件。

  对一个DApp来说,基础设施和业务逻辑正如同人的两足缺一不可,朱达欣表示,Spacebook也希望,能够搭建一个足够健壮以供商用的分布式系统,提供更具灵活度的算力和存储解决方案;而系统内部Ttoken作为一种通证能帮助开发者去更好地完善应用生态。

  结语

  基础设施和业务逻辑对DApp的意义,有时可以看作是就土壤与花种。在朱达欣看来,开发者可能更需要一个足够健壮以供商用的分布式系统,可以提供更具灵活度和存储解决方案;内部Token则作为通证去帮助开发者更好地完善应用生态,从而形成一个渐趋完整稳定的基础设施体系,为DApp的开花结果添一层沃土。而业务逻辑更不应当拘泥于区块链化这类改造进程,能够一举击中用户痛点的DApp或许才能为龙蛇混杂的区块链世界打开一扇窗子,把区块链的梦想照进现实。


分享到: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